物流货运物流

"嘻嘻!"奚望又笑了。 这些狗有的聪明机灵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??作者:张雅未 ??来源:陈韦汝??查看:??评论:0
内容摘要:  ● 取一文,嘻嘻奚望又笑我不值一文

  ● 取一文,嘻嘻奚望又笑我不值一文

雍正帝非常喜欢玩狗。雍正帝让太监在宫内养了许多只狗,嘻嘻奚望又笑常常忙里偷闲去爱抚它们。这些狗有的聪明机灵,嘻嘻奚望又笑有的憨态可掬,确实给日理万机的皇帝带来了不少欢乐。雍正还亲自给他们赐名,其中他最喜欢的两条狗就叫做“造化狗”和“百福狗”,并亲自为他的爱犬设计制作服装。他曾为“造化狗”设计过一种老虎式仿丝面软里子的套头衫,做好后,他又认为套头衫没安耳朵,“造化狗”穿上后,耳朵只能窝在衣服里,非常不舒服,命人在虎式套衫上再加上两个耳朵。他还为“百福狗”设计过一件麒麟式仿丝面软里子的套头衫,做好后,雍正又不太满意,命人在麒麟套头衫上再安上眼睛、舌头。这样一来,“百福狗”的眼睛从麒麟眼中露出来,俨然一个活生生的麒麟了。除了仿丝料的狗衣,雍正还多次下令制作了许多虎皮狗衣、猪皮狗衣、豹皮狗衣等,每件狗衣都经过狗试穿后,由他亲自认真察看,不容许丝毫马虎,稍有不妥,就必须返工。比如狗衣上的纽襻儿钉得不牢固,就要重新钉一遍。有的狗衣做了皮托掌,雍正帝认为不好,就要拆去或重新做一个漂亮的换上。雍正对道教修炼的丹药,嘻嘻奚望又笑非常感兴趣,嘻嘻奚望又笑在宫中蓄养道士为他炼丹。他亲自用朱笔书写密折数份,特谕一些地方心腹要员:“留心访问,深达修养性命之人或道士。如果能找到,一定要耐心开导,不可强迫,并相赠重金来安顿他的家人。对本人更要优礼荣待,迅速派车护送来京,朕有用处。一定要博问广访,竭力为朕寻找。”为了消除诸大臣的疑虑,他同时说“即使送来的人没有本领,朕也不怪罪。朕自有试用的方法”。诸大臣接到如此上谕,又怎敢怠慢,纷纷推荐道士进京。

  

雍正对密折所作的朱批,嘻嘻奚望又笑是非常个性化的,嘻嘻奚望又笑语言通俗易懂、引人入胜,甚至常常不避村俗俚语。雍正的朱批还是拉拢臣子的手段,“凡是外调出京为官的大臣,朕都非常感慨,不忍心和他们分别,可因此而落泪的,却只有你一个人”;“要注意认真养好身体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酒?如果是喝的话就戒了吧”!如此深情款款的上谕,做臣子的哪有不感激涕零誓死效忠的?雍正耳目灵通,嘻嘻奚望又笑自然很快知道了这件事。第二天,嘻嘻奚望又笑尹府的门房匆匆跑来报告,说朝廷派人来了。说话间就见内监、宫娥四人,带着一些皇帝赐的衣物已经进院。尹泰没办法,就率领继善迎了上去。那宫娥传旨要面见徐氏,家人引着来到房内。宫娥见了徐氏,将衣翠献了上去,并扶着徐氏坐在床边,重新梳了双叉宝髻,珠钗璎珞插了满头。打扮期间,外面王公的福晋、大臣的命妇以及夫人、格格陆续而至。车如流水,马如游龙,把尹泰家热闹得花团锦簇。两个太监则七手八脚挂灯结彩。尹泰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太监,太监口口声声是奉皇上的旨。看看内外整治完备,门房又报内阁大学士捧诏书来到尹府。大学士从中门而入,高呼:“有诏,尹泰,同夫人徐氏、总督继善,一起跪听宣读。”诏书上,雍正说道:“大学士尹泰,朕如果不是看在你的儿子继善聪慧能干、忠心耿耿的分上,就不会封你为大学士。可是如果没有你的小妾徐氏,又怎么会有继善?现在朕封徐氏为一品夫人,尹泰你要先向你的妻子徐氏三叩头,然后再谢我。”内阁大学士宣读完毕,宫娥们扶起夫人,南面坐定。尹相国一想:“这皇上真是恶作剧了,当着这么多的同僚、学生的面,丈夫拜妾,成什么体统?”然而又怎敢抗旨,只好听凭太监引着,在徐夫人的面前老老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。雍正二年(1724),嘻嘻奚望又笑戴进贤向皇帝呈上奏折:嘻嘻奚望又笑“澳门不是外国船只常到之地,如果皇上肯开恩,让外国人能住在广东,那么有回国的就方便搭船了。现在哪里都不允许外国人托足,他们实在是无路可归。”戴进贤是德国人,在清宫中职掌天象观测,较得雍正帝的赏识。以铁腕皇帝着称的雍正,并非不通人情,几个月后,皇上回复:“看在你们苦苦请求的份上,我就先命令广东的长官不再催促你们迁到澳门,等地方官讨论后再决定吧。”不久,经地方官商议,外国商人可留居在对外贸易商馆区(即民间俗称的“十三行”)。

  

雍正二年(1724),嘻嘻奚望又笑河南巡抚石文焯奏报说,嘻嘻奚望又笑全省各州县的蝗虫灾害已扑灭十之八九。雍正通过查问河南的其他官员,察觉到石文焯的奏报不是实情,于是尖锐地批评石文焯:“如果不是你在欺骗皇上,就是你本人被下属欺骗了!”可是,这个石文焯老毛病难改。他调任甘肃巡抚之后,依旧故伎重演。雍正四年(1726)夏天,甘肃大旱,七月下了一点小雨,石文焯赶紧奏报说:已是丰收在望,这都是皇上敬天爱民的结果。雍正看了很不耐烦,挥笔批道:“如此大旱,怎么会有丰收?你这类粉饰太平夸夸其谈的言论,我实在讨厌!”雍正二年(1724)十月,嘻嘻奚望又笑年羹尧第二次进京觐见雍正。在赴京途中,嘻嘻奚望又笑他令都统范时捷、直隶总督李维钧等跪在道旁迎送。到北京以后,迎接他的王公以下官员也都跪在路边,年羹尧安然坐在马上,看都不看一眼。王公大臣下马向他问候,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。甚至他在雍正面前,态度竟也十分骄横,要求雍正奖赏军功,整治阿灵阿等人。这大大刺伤了雍正的自尊心。

  

雍正非常喜欢尹泰的儿子尹继善。尹继善是雍正元年(1723)的进士,嘻嘻奚望又笑六年之间,嘻嘻奚望又笑已由翰林升为江苏巡抚。有一次聊天的时候雍正说:“为人处世你应该多学学我信任的大臣李卫、田文镜和鄂尔泰。”尹继善回答说:“李卫,臣学其勇,不学他粗鲁;田文镜,臣学其勤,不学他刻薄;鄂尔泰,优点非常多,但臣也不能学他刚愎自用。”雍正听了,觉得他说的句句中肯,很是欣赏,就调升他为云贵总督。

雍正服食丹药,嘻嘻奚望又笑除治病外,嘻嘻奚望又笑更重要的是补充元气的济丹,从不间断。他曾将济丹赏赐给心腹鄂尔泰和田文镜吃。说济丹是“经过精心炼制,不论寒热温凉,效果殊异,确是一种有益无害的良药,尽管放胆服用,不必有所怀疑”。清朝另一位大清官汤斌,嘻嘻奚望又笑深得百姓爱戴。高升之后,嘻嘻奚望又笑即将离开原先的任地,百姓们苦苦挽留,汤斌就写了个布告告慰百姓,中间有一句“爱民有心,救民无术”。被政敌诬告到皇上那里,说他这句话是诽谤、侮辱皇上的。康熙听了以后非常生气,但他知道汤斌是个能干的清官,就把这口气咽了下去,照样对汤斌委以重任。汤斌死后,康熙才发了一句牢骚:“我对汤斌那么好,他为什么还是讪谤不休?”

清朝入关以后修明史,嘻嘻奚望又笑写到袁崇焕的传记时,翻出当时的满文档案来,此事才大白于天下。清朝文学家方苞蹲过监狱,嘻嘻奚望又笑并且写了一篇文章,嘻嘻奚望又笑题目就叫《狱中杂记》。他写道:康熙五十一年(1712)三月我在刑部监狱,每天都看见三四个犯人死掉从墙洞里拉出去。一块儿坐牢的洪洞县的杜县令说,这是病死的。现在天时正,死的还算少,往年多的时候每天死十数人。我问:北京有五城御史司坊和监狱,为什么刑部的囚犯还这么多?杜县令回答说:官员、狱官、禁卒,都获利于囚犯之多,只要有点关联便想方设法给弄到这里来。一旦入了狱,不管有罪没罪,必械手足,置老监,弄得他们苦不可忍,然后开导他们,教他们如何取保、出狱居住,迫使他们倾家荡产解除痛苦,而当官的就与吏胥们私分这些钱财。

清朝用人,嘻嘻奚望又笑有资格、嘻嘻奚望又笑出身的规定,以及旗人、汉人的界限。按定制,在中央各部同一级的官员中,满员地位高于汉员。雍正任用官员却从实际出发,不拘泥于已有成例。清朝转战烧杀三十七载,嘻嘻奚望又笑方才初步平定中国;短短三十余年间,嘻嘻奚望又笑使中国人口从明朝天启三年(1623)的五千一百六十五万锐减至顺治十七年(1660)的一千九百万,净减三分之二!整个中国“县无完村,村无完家,家无完人,人无完妇”。大明有思想、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尽,留下的大抵是一些顺服的“奴才”。鲁迅先生说“满清杀尽了汉人的骨气廉耻”,其实东方落后于西方,正是始于明朝的灭亡。

最近更新
热门排行
copyright ? 2016 powered by 百度音乐?? sitemap